数字货币law的新动向有哪些?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司法机关发布了两份与区块链、数字货币有关的司法解释,分别是6月16日发布的《人民法院网上诉讼规则》和6月22日发布的《关于处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这些文件看似平平无奇,区块链、数字货币也并非其内容的主角,但它们可能会对涉币犯罪的司法实践产生深远的影响。总之,在两个司法解释出台之后,刑事机关对区块链、数字货币犯罪的打击比以往更加明确,两条腿走路,从而对涉币犯罪产生更加高效、准确的打击。下面试着结合这两个文件,对最近的数字货币相关法律文件进行分析和梳理。

数字货币law有哪些新动向?

1.数字现金法律文件的过去。

长期以来,虽然我们不乏在官方政策文件中看到区块链、数字现金等字眼,但在效力层次较高的法律文件中,尤其是在法律、行政法规、司法解释中(法律、行政法规是刑法意义上的国家规定,司法解释是对法律的解释,是司法实践中极其重要的判决依据),我们很少看到官方的指名道姓来规范区块链、数字现金(或虚拟现金)。2010年,《关于处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是最早出现虚拟现金字样的法律文件之一,但当时的虚拟现金显然与此时不同,当年的虚拟现金只被视为辅助网络赌博的游戏币。

因此,长期以来,办案机关只能应用传统犯罪的相关法律文件和法律观点来解释和判断区块链和数字现金犯罪。虽然货币圈人熟悉《关于预防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和《关于预防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但归根结底只是部门规章制度,一直受到效力水平不足、无法充分指导司法实践的批评。可以说,与数字现金相关的民事刑事判决在司法实践中有不同的认定,这与中国法律、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直接相关。

二、数字现金法律文件。

自2020年底以来,权威法律文件已经不再对区块链和数字现金视而不见。区块链和数字现金(虚拟现金)开始以越来越高的频率出现在高效的法律文件(法律、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上。这种出现的趋势可以分为实体法和程序法两个层面:在实体法层面,一些数字现金相关行为逐渐被明确涉嫌行政违法或刑事犯罪;在程序法层面,法院承认以区块链形式存在的证据能力(作为一种电子数据),甚至在证明力方面推定其上链后未被篡改。具体来说:

㈠实体法层面。

2020年底,《中国人民银行法》(法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率先在第22条中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制作、出售代币票券和数字代币,以取代人民币在市场上流通。例如,根据过去的分析,如果该条款保留在最终稿件中并最终生效,挖掘将被视为制造数字代币的行为(虽然严格来说,挖掘的货币是奖励的,但最终支付了电力和其他制造成本)。

2021年1月26日,《防止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行政法规)发布,第19条明确以虚拟货币名义吸收资金的,可以构成非法集资。虽然距今17年《关于防止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部门规章)发布近三年半。

2023年6月17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处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司法解释),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虚拟货币经销商在公安机关调查案件时,被明确告知其交易对象涉嫌电信网络诈骗,仍与其继续交易,可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追究刑事责任。第11条明确规定,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所得及其所产生的收益,以明显不同于市场的价格,通过虚拟货币转换财产进行转账、套现、取现,可以隐瞒、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追究刑事责任。但是有证据表明,除了不知道的。

应当说,司法解释对数字现金相关犯罪行为的打击并不是特别严重。第一,司法解释以打击电信网络诈骗为主线,数字现金相关行为只是作为帮助行为而受到打击,即对于帮助电信网络诈骗行为,明确可以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对于帮助犯罪的行为,明确可以构成掩盖和隐瞒犯罪所得罪。第二,相关犯罪的处理有一些门槛。如果是帮助犯罪,公安机关明确告知的前置行为;如果是掩盖和隐瞒犯罪所得罪论处,则设置了转换套现数字现金明显不同于市场价格的条件。第三,整体明确打击的数字现金相关行为数量较少,是之前一直受到打击的数字现金帮助犯罪和洗钱犯罪,飒姐团队多次对相关犯罪进行为进行过分析。

㈡程序法(证据法)层次。

2021年6月16日,《人民法院网上诉讼规则》颁布,第16条至第19条对区块链存款证书的司法认定作出特殊规定。特别是第16条规定,当事人作为证据提交的电子数据系统通过区块链技术存储,经技术验证一致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该电子数据在链接后没有被篡改,但有相反证据可以推翻的除外。

事实上,早在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就在第11条规定,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可以证明其真实性,因特网法院应当确认。

两者的区别在于,第一,法院的范围已经扩大,不再局限于因特网法院,而是推广到所有法院。二是正式制定了区块链形式的证据(电子数据)推定规则。根据2018年的规定,即使当事人或办案机关提出以区块链形式收集、固定电子数据,仍然要承担证据真实性的证明责任,法院在实践中要认可区块链证据的真实性,也不免要进行一番论证。而且在2021年的新规定下,法院可以直接推定电子证据上链后没有被篡改,反过来又要由对方提出相反的证据来推翻。

更有甚者,在许多涉区块链纠纷、涉区块链犯罪中,要用来定案的电子数据本身就是在链上产生的,比如智能犯罪合同,比如货币和货币的流转,对于这部分证据,这一条款也一起推定了它的真实性,而且这种证据实际上并没有所谓的上链过程,所以很难找到相反的证据来推翻。

在中国证据法的语境下,对证据的审查判断往往分为对证据的合法性(证据具有法庭准入资格)、真实性(证据未被篡改)和相关性(证据与案件相关)的判断。这样,本条文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将区块链证据作为电子数据的一种形式,承认其合法性;推动区块链证据在链上的真实性;至于剩下的相关要素,要在案件中做出具体判断。

写在最后:数字货币法律文件的未来?

2021年应该是区块链和数字现金广泛出现在法律、行政法规、司法解释等高级法律文件的第一年。在实践中,司法机关对区块链、数字现金证据、纠纷、犯罪判断不同的情况可能会逐渐成为历史。同时,具体法律文件和法律条款的陆续出台也体现了公安司法机关打击相关犯罪的决心。区块链行业的从业人员应该提前做好准备,注意自身刑事风险和合规体系的分析,必要时向专业律师团队寻求帮助。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幸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不要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0
评论 共1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