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gm 合伙人:加密企业具备哪些优势,能从 FAANG 手中抢夺优秀工程师

摘要:加密技术进入主流采用的一个衍生效应会是工程人才市场的显著去中心化。

软件工程文化一直倾向于反威权主义的态度。很多工程师的童年阅读清单上都写满了《雪崩》(Snow Crash)和《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等关于孤胆黑客反击巨擘企业的书籍,而不被人看好的创业者一举缔造成功的神话,更是硅谷的宗教。这是有充分理由的;与几乎任何其他职业相比,软件工程能更有力地将巨大的经济力量集中到一小群人挑战现实世界王者的战斗中。

如果你是硅谷巨头 FAANG 公司(Facebook、Amazon、Apple、Netfpx 和 Google)的工程师,一定是和非常聪明的人一起解决具有挑战性、高度可见的问题……但你也只能在很长的时间周期交付成果,你对产品的影响可能已经是微不足道的,你的工作产出都不是真正属于你的,而且你的项目很可能会受到部门外权力斗争的影响。更不要提这些公司固有的与隐私、安全和所有权相关的所有道德困境,会让在任意层面上自称为反独裁者的人士都感到恼火。

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优秀的工程师继续选择在 FAANG 工作呢? 我可以帮忙解释一下,因为我 职业生涯中有七年时间都是在说服工程师加入 Google。主要有四种解释。 我可以肯定,第一个理由就足以让你们尖叫:

薪酬:你懂的。

缺乏在意识形态上有吸引力的替代方案:尽管 FAANG 公司的商业模式与传统的工程价值观(如透明度和隐私)不兼容,但事实证明,要想大规模经营一家利润丰厚的软件公司,同时又保持透明度和不具侵入性,是非常困难的。

前沿研究:最酷、最新的工程项目仍然主要在 FAANG 内部进行。

移民身份:在有利于大型成熟公司的签证体系中,FAANG 代表了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低风险途径。

这些都是加入 FAANG 的有力论据。不过,工程师在这一领域的决策权衡正在发生急剧变化,主要是因为一种技术:加密。这种转变的部分原因与传统软件工程价值观与加密项目文化(开源精神、隐私意识和跨公司协作)之间的一致性有关,部分原因在于:加密技术对小型化运营的公司和项目产生的实际影响,使他们可以赚钱并给员工开出有吸引力的报酬。

下面我将深入探讨 FAANG 的所有优势是如何发生变化的,但结果是,加密技术进入主流采用的一个衍生效应会是工程人才市场的显著去中心化。如果你今天在 FAANG 供职,并且正在努力使应用的速度提高 0.5% 或更具可扩展性,考虑一下未来的动向,计算一下加入加密初创企业的成本效益,会发现它已经很有吸引力,且可能会继续变得更具吸引力。

原因一:现有的股权激励模式驱使人们远离创业公司。基于代币的薪酬为初创公司提供了一个额外的工具,对员工建立激励机制,在候选人考虑加入一家小公司时进行风险 / 回报计算时,会切实改变天平的倾向。加密企业是最早采用代币激励模式的公司。

FAANG 公司提供市场中最高的薪酬方案,而它们所在的加州湾区等地方的住房成本是天文数字,超过 90% 的人的基本工资和高度可预测性的股权,是完全合理的报酬。

相比之下,初创公司股权的价值历来非常不稳定:可能一文不值,也可能一飞冲天,两者之间几乎没有中间地带。即使创业公司取得成功,股票期权也可能需要十年时间才能充分解锁获得流动性,而很多中等盈利的创业公司选择保持私有化,导致他们的早期员工几乎无法展示雄厚的资产方面,值得炫耀的大概只有衣柜里很多件带有公司 Logo 的 T 恤。如果你是一名高级工程师,正在同时考虑一家初创企业与 FAANG 公司的 offer,必须要考虑到时间和不确定性。

每个人对风险的偏好都不同,但结果是,要确信初创企业的股权计划能在任何时间段内提供可以与 FAANG 相抗衡的薪酬,你需要相信:

初创公司将作为独立的上市公司取得成功,或者被另一家成功的上市公司以可观的金额收购;

上述结果将将你的股权激励转化为流动性; 以及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你的收益非常巨大,不仅可以压过最初 FAANG 开出的薪酬,还可以抵消失去利息的机会成本(例如,你原本可以利用多余的流动资金所产生的收益)。

绝大多数初创公司都无法充分地达到这个门槛,尤其是高级工程师。在考虑充分兑现流动性的时间表时,初创公司的股权激励所提供的风险 / 回报非常极端,以至于多数需要偿还抵押贷款和需要养家的人都无法忍受。

加密代币形式的股权代替基于股票的股权解决了这个问题。在基于代币的分期退出机制中,员工会随着时间累积公司的所有权,就像股票期权一样,主要区别在于,代币:

这对员工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代币不能保证短期支付,但它们保留了员工的选择权,即在更短的时间周期内从他们的股权中获得一些现金,同时抓住未来利润丰厚的退出的可能性。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股票股权模型的复杂性和低效率对初创公司来说并非完全不利。 拒绝员工流动性为需要员工但无法为他们的服务预先支付市场价值的创始人和投资者提供了优势。 当然,员工有时可以在二级市场上出售他们的非流动股权——但这通常需要公司和投资者的许可,而他们通常拒绝授予(令人惊讶)。

不需要行权成本(与典型的初创公司股权形成鲜明相比,后者成为员工的「金手铐」,他们必须拿出数万美元才能行使期权);

与公司技术产品的价值直接相关,而不是受制于企业的融资和资本结构;

由透明、不可变的智能合约管理;

从分期退出的那一刻起就可以具备流动性; 以及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保持流动性。

对员工来说这是非常有利的。代币不能保证短期回报,但它们保留了员工的选择权,能在更短的时间周期内从自己的股权中提取出一些现金,同时继续保留未来锁定丰厚利润而退出的可能性。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股票股权模型的复杂性和低效率对初创公司来说并非完全不利。使员工无法很快获取流动性,为需要员工但无法为其服务预先支付市场价值的企业创始人和投资人提供了优势。当然,员工有时可以在二级市场上出售他们的非流动股权——但这通常需要公司和投资人的许可,而他们通常拒绝批准(令人惊讶)。

为什么初创公司会转向基于代币的股权呢? 简短的回答是,基于代币的股权比基于股票的股权简单得多,随着时间推移,员工的偏好将迫使初创公司作出转变。当股权由智能合约管理时,员工可以确信自己做出充分知情的决策,而股票期权协议则完全不是这样。大多数加密项目使用标准的、开源的股权分期退出合约,以编程方式解锁代币,让员工能够准确了解他们得到了什么,以及何时获得。这与股票期权模式形成鲜明对比,在股票期权模式中,员工通常会收到一份由公司律师撰写的冗长文件,建议他们咨询自己的律师,并被告知希望一切顺利。

我相信多数初创公司最终都会将他们的股权代币化,但加密初创企业已经开始实现这一飞跃。一家拥有 25 人、业绩高歌猛进的加密货币公司现在可以可信地宣称,他们提供的薪酬方案在一年后在价值和流动性方面会与 Google 不相上下,而不是七八年,因为薪酬中包含代币成分。随着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争相效仿,加入初创公司的风险 / 回报计算公式看起来会大不相同。

原因 2:我们所有的内容都由少数平台公司控制,这些公司对进入我们眼球的内容施加了巨大的控制,并依靠对用户行为的侵入性跟踪来赚钱。多数工程师的意识形态价值观与这一模式格格不入,但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可行的替代方案。 加密可以帮助促进世界回归去中心化、开放的网络。

互联网现在糟透了。实际上,我们所有的公共讨论都经由一小撮产品,它们凭借大众很难读懂的服务条款协议为自己开脱,以及那些大人物抱怨自己被平台封杀的鸡飞狗跳的战争。

互联网最初的承诺(可以追溯到 Usenet 时代)是这样一种想法,即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建立专注于小众兴趣的独立社区(小联盟棒球、命令与征服游戏、壶铃锻炼),并共享内容而不必依赖中央机构进行分配和调节。这个想法现在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宣告死亡。基于特定兴趣的社区仍然在线存在,但目前大多存在在像 Facebook 这样的平台,它们对完善你的杠铃过头推动作不感兴趣,更感兴趣的是通过基于你的浏览行为为你量身定制广告,向你兜售健身器材。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中心化?非常值得深思:

在互联网上有效地通过内容创作获利的唯一途径是广告; 以及

广告经济学只能在巨大规模下生效,并以用户在隐私方面做出重大妥协为前提,因此只有像 Facebook 这样的网站才行得通。

想要处理大而困难的问题但同时关心隐私和透明度的人,因此陷入囧境。一位最近离开谷歌加盟加密初创公司的工程师告诉我:

我们正在做一些有趣的技术工作,但很多难题的唯一出路取决于所聚合的数据的规模,或必须协调完成某件事的人数,很多时间被花在学习专有技术或领域知识。这项工作要么感觉不新鲜(将某个项目从框架 1 迁移到框架 2),要么正在推进一项我并不关心的任务(以某种增量方式增强广告平台的隐私)。

初创圈对在 Google 或 Facebook 工作的常见批评是,工程师可能花费数月时间为按钮着色。这可能是真的,但很多人会使用这个按钮——事实上有那么多人使用,你几乎可以保证它会成为你整个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产品。

想像一个与这种现状有效竞争的模式是很困难的。如何建立一个大型的、高度存在感、同时兼具去中心化、透明和开放的企业?

加密的链上治理系统提供的替代方案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或称 DAO。 DAO 是透明的、程序化管理的决策结构,可以协调大量人员。已经有几个 DAO 解决金融领域硬协调问题的例子( Compound、Synthetix 和 Uniswap),但 DAO 概念可以扩展到许多其他应用——包括社区管理。

DAO 通常是加密初创公司的最终状态。加密公司在早期阶段的发展计划相当传统(筹集风险投资资金、寻找产品市场契合点和扩大团队规模)。 不过,他们的长期计划通常包括过渡到完全消融的、社区所有的协议。

为 DAO 或协议,或计划成为 DAO 和协议的公司工作,最终将提供与大公司相同的价值:第一天就能得到切实的财务回报,项目成功的公平性,以及与聪明的同事联手解决难题的机会。DAO 与传统私营公司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DAO 背离其成员意识形态立场的能力将受到更严格的限制,因为 DAO 以编程方式限定了必须以民主方式决定某些事情。

随着由透明规则集运营的公司变得越来越大,且对用户更加友好,他们将能够为工程师提供既有存在感,又与他们价值观一致的工作,并有可能创建社区,无需经历道德灵魂拷问而自然扩容。随着「将广告注入一个巨大的分发平台,后者为他人提供内容」模式的竞争者出现,大公司将不得不回到 2000 年代中后期的商业模式:制造人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原因 3:工程师希望研究具有现实世界影响潜力的突破性技术。在过去的十年中,最前沿的研究发生在 FAANG 公司内部的秘密实验室中……只有加密领域是例外,后者的研究建立在开源原则和公共实验的基础上。

本节内容中,我会讲影响力定义为「一个人影响项目或技术方向的能力」。

虽然初创公司花费大量精力向想要招募的工程师鼓吹自己企业的影响力,但当下很多最前沿的研究仍然发生在 FAANG 内部。工程师通常希望从事最酷、最新的事情,即使自己能力有限。在过去的十年中,FAANG 出色地开展了与虚拟现实和自动驾驶相关的新研究。这让他们最聪明的人在 FAANG 内部工作,即使他们只是将更通用的工程技能应用于实验产品,例如为 Google Brain 做基础设施工程工作。Google 尤其擅长识别一项即将进入主流相关性的技术,找到该领域世界上最好的十个人,并为他们提供解决问题所需的所有资源,即便 Google 并不是该领域的先行者。

相反,加密研究主要是在 公共论坛 上进行的,并且通常发表在博客文章和开放获取的论文中。这种开放性创造了更紧密的反馈循环。任何可以访问互联网的人都可以获得推动技术发展所需的基础知识,而这些知识不是被存放在一个封闭的大楼内,公司还有自己的自助餐厅。

对于希望优化其职业发展以产生影响力的工程师来说,加密比软件工程的其他扩展更容易获得,并且不太可能被大公司锁定。加密技术的发展速度也意味着没有人永远是专家,这对新人有利——六个月的工作可能会使某人成为特定子学科专业知识的前 1% 精英。随着加密项目变得越来越主流,这一领域的世界级工程师的数量将呈指数级增长,加密创新的步伐将超越封闭式大厂内的项目。

原因 4:对于任何需要签证担保才能在美国工作的候选人,FAANG 历来享有内在的吸引力。所有初创公司、加密货币和其他公司想与 FAANG 竞争人才,未来这将是主要的挑战,但现在是 2021 年,居住在美国的重要性比以往任何时候要小了很多。

移民问题本身就值得写一整篇文章大讲特讲,但这里我先做一个简短的总结:大量有才华的人想在美国工作(并长期留在这里),让他们来到美国也符合每个人的最大利益。然而,一旦他们抵达,他们悬而未决的移民身份,实际上将他们锁定在大公司中。中国和印度是外国技术人才的两个最大来源,来自这两个国家的绝大多数工程师都持有 H-1B 签证。鉴于签证系统中荒谬的积压,H-1B 持有人通常需要等待五年或更长时间才能获得绿卡……那还得是雇主在他们加入公司当天就开始了复杂而昂贵的申请程序。绿卡流程的最后阶段本身也可能拖延长达一年或更长时间,在这一阶段换工作可能会导致申请绿卡流程完全重启。

所有这些繁文缛节创造了强大的规模经济,在签证申请方面非常有利于大公司。FAANG 拥有内部游说部门和具有移民法专业知识的强大法律团队,使他们能够向员工提出可信的论点,即留在这些公司将为他们获得公民身份铺平道路。与此同时,一家 20 人的初创公司(加密企业或其他初创企业)中,准备极为繁琐的签证申请工作,通常是已经不堪重负的运营负责人的 30 项职责之一。

加密项目的去中心化性质以及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远程工作的兴起,使得身在美国对职业发展的重要性降低。尽管如此,优秀的工程师还是想来美国,他们希望确定自己能够留下来。只要是这样——只要签证程序一直是充斥着官僚主义的噩梦——FAANG 对移民技术人才依然拥有主要的招聘优势。

未来会怎样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至少可以说,围绕加密货币未来的叙事一直不断迅猛扩张。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区块链技术将迅速取代现有金融系统的一部分,以及很多应用平台。

也就是说,任何人绝对肯定地告诉你加密将来会做什么,那都是在撒谎。加密现在与 1990 年代的互联网一样,我们还在不断摸索区块链技术的哪些应用会有用武之地,而且肯定会出现未来回想起来看起来很荒谬的错误。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得出的最高可信度结论是,加密是推动去中心化的杠杆。这一理论最具体的证据是,与最近的很多技术巨变不同,加密是自下而上铺开的:尽管硅谷的加密初创公司数量有限,而且 FAANG 公司内部几乎完全没有加密项目,但 超过 8% 的美国人已经拥有了加密货币。

如果想要从一家 FAANG 公司跳槽到一家加密初创企业,你不一定得是一名加密货币铁杆拥趸——你只需要相信形势会发生足够的变化,会让 2% 的 FAANG 人才库做出与你一样的行动。正如硅谷的历史一再重演的那样,当正确的技术出现时,少数聪明人就足够搅动世界。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幸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不要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