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邀」NFT闲鱼暴涨1万倍,区块链打开文娱新想象空间?

摘要:“追续权通俗讲就是创作者们可以因NFT的每笔转让而产生的新的收入。”

据DappRadar 数据,8月首周全球NFT艺术品的交易额达到4.43亿美元,相当于去年全年交易额的近三倍,而今年上半年NFT的销售额达到25亿美元。

这样飞速增长的市场,终于引来了国内大厂。

8月9日,腾讯音乐发布了首个黑胶专辑NFT—胡彦斌《和尚》20周年纪念版。而在一周前,腾讯上线了国内首个NFT艺术品交易App“幻核”,并发行了首个NFT艺术品——《十三邀》的音频黑胶。

NFT,全称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通证,是对数字资产权利内容和历史交易信息进行记录的电子化凭证。NFT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的特点,让它在发展的过程中首先和特征类似的艺术品联系起来。

和以艺术品和收藏品交易为主的国外NFT交易平台不同,腾讯的“幻核”目前仅提供腾讯官方发行的NFT艺术品,且此类NFT只提供观赏和收藏的价值,无法在该平台上进行二次交易。普通用户目前也无法在该平台发布NFT商品。

尽管如此,《十三邀》的黑胶产品发布之后,很快就被抢售一空。这件单价18元的NFT,目前在闲鱼上拍卖价已经挂到20万。

腾讯国内大厂试水NFT早有案例。早在6月,阿里曾上线了敦煌、刺客伍六七合作款的支付宝付款码NFT皮肤,目前蚂蚁链粉丝粒小程序中也有转为NFT设置的拍卖页面。

国外NFT平台代币交易的模式,使得大部分交易者更多将购得的NFT当作是理财产品而非艺术品,其最大的玩法和意义在于产品的自由交易和增值。但由于国内对虚拟币的限制,无论是阿里还是腾讯目前推出的NFT都是使用人民币支付,且不涉及到用户之间的交易。

在这种情况下,国内的NFT能被称为NFT吗?“幻核”等国内平台又将走向何方?

早在7月底,网上就传出消息,腾讯即将上线国内首个NFT交易平台,并表示腾讯音乐集团将推出NFT加密艺术服务。一瞬间吸引了国内NFT玩家的眼球。

8月2日,腾讯低调上线了一个名为“幻核”的APP。根据官方介绍,幻核将自己定位为一款NFT数字藏品交易平台,该业务隶属于腾讯PCG。

腾讯8月3日晚上8点,幻核发行了首个NFT艺术品——《十三邀》黑胶音频NFT。该产品以单价18元的价格总计限量发售300件。

尽管这三百件NFT商品很快就销售一空,但在买卖的过程中,幻核APP出现的大量库存异常、支付失败等问题,引起参与者诟病,甚至有人直言这样的稳定性不像是大厂的产品。

腾讯幻核上线以及《十三邀》的黑胶NFT发售,并没有面向全网宣告,相反,他们通过社群的模式,主要面向的是国内关注并对此有兴趣的人群。

紧随其后,8月9日,腾讯音乐旗下的QQ音乐上线了首个NFT音乐专——胡彦斌二十周年黑胶NFT《和尚》。该专辑限量发售2001张,这个数字对应了该专辑的首发年份2001年。

腾讯本次的限量发售采用的抽签购买玩法,用户需要先预约,抽中者将获得购买资格。截至11日,该专辑还未曾发布最终售价,但预约的人数已经超过4万人。

音频、视频、图像等任何一件数字物品经过NFT加密后,相当于拥有一张独一无二的数字证书,且这份凭证将会被永久记录在区块链上,不可篡改、不可复制。而因此NFT也为该商品赋予了独一无二的属性。

一位接近腾讯PCG的人士对数娱君表示,“NFT通俗的解释就是艺术品的ICO,区别在于ICO大部分是可以无限发售的,但艺术品NFT限制发售数量,是固定的。”

限量发售导致的稀缺性,外加收藏价值,目前看来是腾讯NFT艺术品当下的主要玩法,由此给NFT带来的是收藏和稀缺的双重投资属性。

在玩法上,这类似于盲盒、潮鞋的形式,盲盒玩法也是国外NFT平台的主要形式。但不同的是,国外平台的NFT多是需要用代币购买,且用户既是消费者、又是创作者,同时还可以是经纪人,这三重身份的合一使得用户可以在平台上对NFT商品进行自由交易,同时也能上传自己的NFT商品。而在交易中所产生的手续费,便是平台的重要收益来源之一。

但目前腾讯的幻核还仅仅提供自制NFT产品的发行,用户购买《十三邀》的NFT后仅能观赏和收藏,平台并不提供二次交易的机会。目前用户也没办法在这一平台上挂上自己创作的NFT作品。

尽管NFT目前应用在艺术品和收藏品领域,但在很多消费者心中,更接近于有增值空间的理财产品。

不过数娱君观察到,幻核运营人员在社群中明确表示,“目前所售NFT均不可二手交易,不可转让赠送等”。

“在我看来无论是外网还是内网,很多NFT商品并没有太多的艺术价值,它更多是一个金融产品。”一位资深的NFT玩家对数娱君表示。但他表示,对于腾讯的入局他身边很多NFT玩家都表示兴奋,尽管目前国内的NFT商品还不提供二次交易的机会,但可以等等。

在很多人看来,代币的交易模式是NFT的主要特征,也是其区别于普通虚拟产品的关键,NFT的流动性和再交易属性决定了它的价值空间。

但国内政策对代币的限制,导致目前国内NFT都是用人民币进行交易,这在某种程度上规避了代币将会造成的金融风险,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NFT的杠杆空间。国内平台非代币交易、不可二次交易的属性,以至于很多人将国内的NFT称之为伪NFT。

腾讯入局NFT,在很多人意料之中。

在很多NFT的玩家看来,腾讯在音乐方面的入局只是试水,其背后肯定有更大的更完整的规划。

“腾讯基于自身强大的互联网优势和文娱背景,它的大力入局对于国内NFT的市场是个非常好的开始。”一位资深的NFT玩家对数娱君表示。

2021年,NFT的市场经历了指数级的增长。据dappradar数据,2020年到2021年2月,全球NFT市场的交易额为1.7亿美元,而2021年上半年NFT的全球销售额达到25亿美元,而在刚刚过去的8月第一周,全球交易额超过4.43亿美元。

而在艺术品领域,一件成交额高达6934万美元的NFT作品在行业掀起新一轮的高潮。

3月11日,佳士得历史上首次以NFT的形式拍卖了数字艺术家Beeple所创作的NFT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这件作品由5000幅NFT作品组合,起拍价100美元,最终以6934.6万美元的金额成交,并一举成为在世艺术家成交作品第三高价。

腾讯(Beeple近7000万美元的天价NFT画作)

本次交易也让NFT进一步出圈。随后Twitter的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以及马斯克等人都出售了自己的推特NFT,进一步为NFT助力。

而在国内,今年文化艺术领域试水NFT的动作尤其频繁。

5月,歌手阿朵发行了国内首支NFT数字音乐作品《WATER KNOW》,全曲采用数字加密,随后将该歌曲的封面和歌曲署名权放在阿里拍卖进行拍卖,最终拍出了30.4万的价格。

腾讯6月,支付宝在蚂蚁链粉丝粒小程序上限量发售了“敦煌飞天”、“敦煌九色鹿”两款付款码皮肤,各限量8000份发售,支付宝用户用10积分和9.9元便可兑换。

不同于腾讯幻核的是,阿里在交易中只提供蚂蚁链技术和支付宝交易平台,并没有自己发行NFT商品。购买后用户拥有该商品的观赏和收藏的权利,并不拥有该NFT商品的版权,且不可转赠和二次交易。

但随后上述付款码皮肤依然在闲鱼上被挂到150万的拍卖价格,但很快就被闲鱼下架。

在国外NFT也一样火热。GUCCI早前为品牌的100周年推出了NFT纪念商品,近期LV也推出了200周年的NFT纪念商品和游戏。随着梅西离开巴萨,Ethernity Chain也将上线知名球星梅西首个官方认证 NFT 系列作品。

腾讯(LV推出的NFT游戏)

在ibox上,《真·三国无双》的卡片、火影忍者盲盒、先锋音乐家的专辑以及上海美影厂合作艺术品以NFT的形式在售卖。

可以看到,万物皆可NFT正在逐渐成为可能。

没有代币、不可交易

对于国外大多数的NFT平台而言,除了通过NFT产品的炒作从而提高价格杠杆之外,最大的收益来源在于从每次交易中抽取佣金,这样的商业模式和非虚拟交易平台的商业模式并无太多差异。

“如你在外网的NFT平台进行交易,首先你需要将法币换成代币,有些可以在‘交易所’换,有些需要C to C,也就是找有币的人换,时间不同币的汇率也不同,这其中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而这也就使得NFT的价格随时在发生波动。“前述NFT玩家对数娱君介绍。

而放在国内,在不允许代币的情况下,NFT失去了虚拟货币的金融属性,更多变成一个拥有数字凭证的虚拟商品。

早前在腾讯研究院主办的论坛上,腾讯法务总监吴平平曾表示,基于腾讯对NFT性质的研究,以及至信链想到做的NFT项目的规划来看,他们认为NFT并不能被理解为一种虚拟代币,而是一种虚拟的数字商品。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幻核上线的NFT商品,还是腾讯音乐在QQ音乐等平台直接推出的纪念版黑胶唱片NFT,其商业模式本质上和传统的实体商品的商城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而腾讯在文娱产业的巨大资源库,无疑将成为其在NFT市场的巨大优势。

对腾讯来说,类似于《十三邀》和《和尚》的IP还有太多太多。从网文、动漫、影视到音乐、体育,更不用说最大的收益来源游戏,都是腾讯自制NFT的IP来源。

如果说音频内容还不足以显露出NFT的市场潜力,那么游戏业务其实赋予了腾讯NFT更大的想象空间。从早年的QQ秀到QQ飞车、炫舞,再到王者荣耀、和平精英,游戏中的服装道具等虚拟商品一直以来都受到用户广泛追捧。

虚拟商品的消费在腾讯的生态中已经有非常大的规模,而这也将成为腾讯在NFT市场上巨大的优势。目前,外网很多的NFT都和游戏有联动,如NFT商品可以在游戏中兑换1:1的道具。

但反过来,腾讯进军NFT,一部分也是因为腾讯的传统游戏业务受到来自NFT游戏业务的压力,需要尽早行动起来。据第三方平台统计,当前最火爆的NFT游戏Axie Infinity 7月30日的单日收入破4000万美元,是王者荣耀收入的三倍。

腾讯过去半年,区块链游戏也得到了资本的青睐。据Blockchaingamer统计,截止2021年6月,区块链游戏相关融资达14亿美元,其中10亿美金来自传统的游戏VC,可见游戏巨头对NFT游戏的看好。

传统游戏的资产交易,更多只能在游戏生态中进行,玩家很难在平台之外交易游戏中的虚拟资产。但在NFT游戏中,玩家掌握着所有资产的所有权,玩家可以将游戏中的道具在第三方平台上进行售卖,以获得现实世界的收益。

这从根本上改变了游戏的消费方式。

在很多NTF的玩家看来,除游戏市场的巨大潜力外,腾讯最终目标应该是元宇宙的构建。

去年年底,马化腾便在腾讯公司的年刊《三观》中提出了“全真互联网”概念,他表示虚拟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从实到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现。

马化腾的全真互联网概念,和元宇宙的概念是十分相似的。元宇宙这个词随着区块链、NFT的普及最近也频繁出现在大众的视野。

什么是元宇宙?元宇宙(Metaverse)首次使用是在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的小说《雪崩》中,他将其描绘成互联网等技术手段将现实世界投射其中的平行宇宙。

更近一点的描述则是电影头号玩家中的“绿洲”,一个和现实世界并无不同的虚拟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每个人都有一个身份,有社交,有自己的生活。

元宇宙是当下互联网的一个高概念,也成为互联网巨头们争相布局的赛道。

6月底,Facebook的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表示,在接下来的五年左右,Facebook将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过渡到一家元宇宙公司。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是一个具象化的互联网。

字节跳动在今年也向手机游戏公司代码乾坤投资近1亿元,该公司和Roblox构建元宇宙的愿景相似。

在去年年底马化腾提出类似于元宇宙概念的“全真互联网”之外,腾讯不仅是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的股东,还拥有epic40%的股份,可以看出在元宇宙领域腾讯早有布局。

区块链是元宇宙构建的基础设施,而NFT可以让元宇宙中的每件商品都和真实事件的商品一样,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和对应的价格,解决了商品的身份认证和盗版问题,因此NFT也将成为构建元宇宙的基础要素。

在这种情况下,腾讯布局NFT,除了虚拟商品交易所带来的收益之外,更大的作用在于其为腾讯构建元宇宙打下了必不可少的基础。

Beeple NFT作品售价6900万美金的消息一经传出,NFT似乎一夜之间成为艺术家们的香饽饽,NFT平台也成了艺术家们展现自己价值的绝佳领地。

但现实真的是这样吗?

不难想象Beeple的这部作品的交易背后或许存在的资本运作,购买该作品的是一家NFT投资基金的代表——通过一个天价作品引起全世界人关注,并吸引更多创作者带来自己的作品进入NFT平台进行交易,这对于NFT市场无疑是个很大的推动力,也将产生更可观的利益。

这后续的效应也确实得到了很好的体现,NFT市场交易额的迅速增长自不用说,当下在国外各大NFT的平台、以及国内的ibox或者是蚂蚁链粉丝粒的小程序中,都可以看到很多青年艺术家的NFT在售卖或者是拍卖。

在NFT交易平台,艺术家,尤其是新生代艺术家们几乎零门槛地将自己的作品放在平台上展示,这不仅能给作品以及艺术家本人带来大量曝光,同时这也将为其吸引到一波属于自己的粉丝。

但目前来说,新生代艺术家在NFT领域整体的获利还是非常有限的。

而在艺术领域,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是NFT为作品带来的追续权益。这也是目前全球艺术领域对NFT最关注的一点。

腾讯所谓追续权,指的是美术作品的作者及其继承人从其作品的公开拍卖或经由一个商人出卖其作品的价金中,提取一定比例的金额的权利。

NFT可以将权利人信息永久存在区块链中且提供实时监测。在很多人看来,NFT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将起到一个很大的推进作用。

但新事物的出现总会带来新的问题。

针对NFT和知识产权问题,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领域律师孙黎卿对数娱君介绍,NFT在传播音乐等艺术产品的时候需要考虑两个阶段的问题,事前审查和事后救济。

其中事前审查在于究竟谁拥有NFT的铸币权,著作权人及被授权人对该NFT有什么样的权利都应该有考虑进去。

以《十三邀》黑胶唱片为例,平台只为购买者提供了观赏和收藏的权利,对于著作权等并没有多加解释。而在蚂蚁链粉丝粒的用户须知中则明确标识,使用者将获得该NFT商品的收藏、欣赏和展示的权利,该商品的版权继续由发行方和原作创作者拥有,且购买者不得将NFT数字作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这将带来另一个问题,“你购买NFT买到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不同的圈子各用各的一套标准,就会产生很大的问题。”孙黎卿认为。

而这些问题就包括,如果权利人的确定标准不一,可能导致权利人认知不同导致的纠纷甚至是假冒权利人的情况出现。但一旦假冒的权利人被写入区块链中,随后真正的权利人应该怎么维权?如何拿回属于自己作品的凭证?尽管这在技术上似乎很好解决,但在法律的设计上还是空白。

孙黎卿介绍,目前国外已经出现了不少关于NFT纠纷的案例,国内由于市场发现的限制暂时还没有,但随着技术和市场的进步,这类的纠纷也不会少。

“追续权通俗讲就是创作者们可以因NFT的每笔转让而产生的新的收入。”孙黎卿表示,“这种收入在实体作品领域是不存在的,至少在目前的国内是这样。”

他进一步解释,作为实体产品,卖出去的产品和全新产品之间多少会有质量上的差别,这种差别导致了中国目前没有追续权的设置。

但在区块链的环境下,NFT的特质使得每个使用者获得的复制件之间并没有任何质量上的贬损,在技术的允许下,创作者就可以靠着NFT的每次转手或者传播获得新的收入,相当于持有该NFT的一定股份。

整体而言,NFT的出现从本质上来说对于创作者是非常有利的。孙黎卿表示,据他所知,目前已经有艺术家获得了来自NFT的收入。因此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像阿朵等知名歌手都相继加入到NFT领域。

无论是区块链还是NFT,都是互联网发展到新阶段的新事物。而现在,无论是国外NFT还是中国特色的NFT,和各个领域的融合才刚刚开始。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幸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不要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