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发布智能合约的Cardano欲打翻身仗?

摘要:ADA当前的价格距离历史最高价2.46美元只差11%的涨幅。

智能合约

要为网络「添加智能合约功能」,来自区块链项目Cardano官方的这一新消息提振了其网络原生Token ADA的市场预期。从8月11日起,ADA从1.54美元向上突破,在8月15日最高攀升至2.24美元,4天最高涨了45%,距离其今年5月时的历史最高价2.46美元不远了。

ADA目前以700亿美元左右的总市值坐稳了加密资产市值排行榜的第三位。在加密资产和区块链世界中,Cardano是个异类。

2015年创建的Cardano既获得了「学术派」、「技术流」的美誉,也有「死链」、没有DApp落地的毁誉,而后者更让支持者恨铁不成钢。

除了资方Emurgo曾闹出挥霍公募资金的丑闻外,被外界最为诟病的是其发展了5年多,ADA对持币者来说没啥用武之地,只能拿来Staking(质押收益);在C端应用层面,Cardano仅仅作为ADA的传输载体,不见其当年画下的「可运行各种DApp」的大饼。

如今,曾经的「死链」Cardano要借智能合约打一场「翻身仗」,团队宣布预计在9月实现「Alonzo硬分叉」,并在之后运行智能合约。

从无到有,这是一个能振奋市场层的消息,但问题是,一直对标以太坊(ETH)的Cardano(ADA)在智能合约方面已经落后多年,DApp乃至DeFi生态都得从零开始。再结合其磨磨蹭蹭的发展过往看,这一仗恐怕又要打上多年。这个牛市中,Cardano很可能仅仅是个借势方,而它的对手以太坊正在拥有引领市场的能量。

预计9月硬分叉后上线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

就市值而言,Cardano的原生Token ADA已超过Tether(USDT)成为第三大加密资产,450亿发行总量的ADA市值目前约702亿美元。8月16日5时许,Coingecko数据显示,ADA报价2.19美元,即将突破8月15日创下的三个月内新高2.24美元。

今年5月16日,ADA达到2017年发行以来的历史最高价2.46美元,因一年上涨了14倍而重新受到市场关注。同期,BTC(市值8783亿美元)年内涨幅是3倍,ETH(市值3826亿美元)是6倍,能与ADA年内涨幅媲美的主流资产是BNB(市值634亿美元),近一年涨了16倍。ADA市值一跃进入加密资产排行榜前五名,最好的名次是目前仍然占据的第三名。

其他加密资产在大市场反弹下离前高还差一大截,ADA当前的价格距离历史最高价2.46美元只差11%的涨幅。

智能合约ADA正在接近年内新高

ADA近期的迅猛涨势除了与市场整体反弹有关,主要归因于其主网Cardano即将推出智能合约功能。该网络开建于2015年,旨在与以太坊和其他去中心化应用平台竞争,自称更具可扩展性、安全性和高效性,算得上是采用PoS(权益证明)机制较早的一批区块链项目,目前已经了钱包、客户端等基建,但创建近6年来一直没有可供DApp(去中心化应用)运行的智能合约。

如今,这块缺失的拼图要补上了。

8月10日,Cardano创始人查尔斯·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 在宣布即将推出智能合约的功能后, 8 月 11 日,ADA 从1.54 美元附近开始出现飙升态势。要知道,7月20日时,ADA曾跌至1美元左右。

ADA不到一个月翻了一番,足见Cardano上线智能合约这个消息的利好程度。8月10日,霍斯金森称,团队预计在9月举行的Cardano峰会之前实施硬分叉。这也让外界推测,该网络的智能合约将在今年9月上线。

即将上线智能合约的Cardano,发展的时间真的不短了。

2015年,该网络就进入了早期研发,创始人霍斯金森曾是以太坊团队早期的8名创始成员之一,但他在区块链到底应该是营利性实体还是非营利性实体的问题上,与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闹掰。霍斯金森希望以太坊能接受风险投资,创建一个营利性实体,这与Vitalik的想法向左。

最终,霍斯金森离开以太坊团队,与杰瑞米·伍德(Jeremy Wood)在香港成立了区块链工程公司IOHK,2016年9月在在瑞士注册了Cardano基金会,资金则由2017年在日本创立的商业团队Emurgo支持。开发、运营、商务,Cardano以「三位一体」的方式开始投入到网络的建设中。

在质疑声中缓慢进化6年

智能合约

Cardano走上了一条与以太坊完全相反的路线,霍斯金森离队创建新项目,多少有点复仇的意味。该项目弃用了比特币、以太坊采用的PoW(工作量证明)机制,最初以「环保」的PoS机制为卖点,并在2017年10月发行了450亿网络原生代币ADA,以0.0026美元的价格对外公募。

显然,Cardano赶上了上一个牛市,ICO、上线交易所等一顿连续操作后,2018年1月,ADA最高涨到了1.22美元,为早期投资者获得了460多倍的投资回报,成为那一年最成功的ICO项目之一。

2018年6月,Cardano主网上线,开发了轻钱包、轻客户端。过去3年,该网络从命名为「Byron阶段」(构建底层PoS核心协议和基础钱包)的版本开始发展,经过了Shelley(多重签名、确定共识奖励和费用等)、Guguen(虚拟机及其语言架构、网络安全性)、Basho(性能改进)等阶段的升级后,进化至了当前的Voltaire(可扩展性)阶段。

没有意外的话,它将在9月进入Alonzo阶段,完成智能合约的部署。

从进展看,Cardano可以说是「在做事」,但ADA的持币者时不时就会抱怨该项目总在原地打转。毕竟,它打着对标以太坊旗号在发展,开发时间也并不比对方晚多少,可它的生态却比对手单薄了不少。

智能合约

霍斯金森因创建Cardano在业内建立了影响力

这和Cardano一开始的路线不无关系。霍斯金森从营利性主体出发,且这种组织形态想要融入的方向是政府和企业,这与倡导点对点式、更2C端的区块链内核相去甚远。

2018 年,IOHK宣布与埃塞俄比亚政府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将他们的技术部署到全国各个行业。到了2021 年 4 月,IOHK 和埃塞俄比亚教育部最终宣布计划为该国 500万学生在 Cardano 上启动身份和记录保存系统。

认证、存储、溯源是 Cardano 当前的主要功能。2019年,格鲁吉亚教育部与第比利斯自由大学签署谅解备忘录,将使用 Cardano 和 Atala 为格鲁吉亚搭建学历认证系统;同年,鞋类制造商New Balance宣布了一项在 Cardano 区块链上的试点计划,以追踪其最新篮球鞋的真伪。

Cardano的组织形态注定了ADA没有那么分散化,再加上PoS 网络虽然环保,但赋予了持币「大户」在网络中形成不成比例的权力。比特币大户是无法破坏网络的,除非他们还控制着网络51%的算力来执行「哈希攻击」,这在当下已经非常难。但持币大户可以通过控制 51%的质押量对PoS 网络发起「攻击向量」。目前,超过 2656 个Staking矿池控制了Cardano总发行量71%的ADA。

Cardano的中心化组织形态还为它带来了一桩丑闻。2018年7月,Emurgo中国区商务人员在ADA大户群里控诉Emurgo 拿ICO的钱做公费嫖娼等挥霍,但对公司业务的成本支付则十分吝啬,一场线下见面会只能支付40800日元(折合2500多元)的预算。

Cardano因此陷入非议,人们也在那时看到了它与以太坊的差距。当以太坊在酝酿游戏、DeFi、NFT等生态时,Cardano还只有个主网,对于支持它的C端持币者来说,除了拿ADA当个赚 Staking收益 的工具外,别无他用。

如今,Cardano要借智能合约打一场「翻身仗」,目标之一是DeFi。

持币群众嗨了,但需要注意的是,它的对手以太坊已经是智能合约领域的王者,DeFi、链游、NFT遍地开花,ETH市值已经3800多亿美元。此外,BSC、Polygon、Solana、Polkadot等具备智能合约功能的区块链网络新秀一茬接着一茬地出现在市场上,Cardano胜算几何?

除了市值优势外,Cardano另一个优势是开发能力,它算得上是加密资产和区块链研发界的学术派代表,拥有一个强组织性的工程师和学者团队,发表了 100多篇关于底层技术的科学论文。然而,考验还是那个考验,落地能力备受质疑的Cardano,能否跟得上DeFi赛道日新月异的节奏?对于ADA来说,谈价值投资似乎还为时尚早。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幸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不要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